歡迎書友訪問創客小說網

創客小說網

正文 第六百四十六章 屠龍(十五)

作品:盛唐風華  |  分類:歷史軍事  |  作者:天使奧斯卡

    一秒記住【創客小說網  www.kzzein.tw】,無彈窗,更新快,免費閱讀!宇文承基所在的房間,乃是江都東城的地下牢獄。幾萬精力旺盛的壯漢聚集一處,倘若沒有法度約束再輔以刑罰,怕不是沒多久就要把天捅個窟窿。不管楊廣對驍果軍如何放任,宇文父子對于關中驍果軍將再怎么親厚,該有的規矩刑罰也不能缺失,否則便是宇文父子怕是也難免呼喝不靈。是以在東城建立之初,便修有地牢,以便于關押

    不服軍令又罪不至死的軍士。宇文承基所在的,便是這地牢的最深處。獨孤開遠怒氣沖沖走出牢房,面前便是悠長甬道。和房間內燈燭通明的情形截然相反,甬道兩側墻壁上雖有放置火把、松明的卡座,但是大多數都空著。只有零星幾支火

    把插在上面,火苗搖曳如同鬼火,整個甬道被這忽明忽暗的光芒映得如同森羅地府。驍果軍都是藝高膽大之人,在這些人中靠著一身本領脫穎而出掙得千牛備身官職,更不會是無能怯懦之輩。獨孤開遠雖然很少來地牢,對于甬道情形也不怎么熟悉,但是

    漫步其中倒也不至于緊張。他此刻的心思不在于甬道情形,也不在于自家面皮受損,只是在腦海里反復思忖著宇文承基那幾句話。能在天子身邊當差,自然不會是愚頑之輩,軍將耿直也不代表無謀。事實上獨孤開遠嘴上不說心如明鏡,于當下城中局勢看得清楚。驍果軍內部之爭實則是廟堂之爭的延

    續,如今隨駕南狩的臣子也同樣分為兩派。以宇文兄弟等人為代表的關隴大臣,與虞世基、許善心、來護兒這干江南文武之間已呈劍拔弩張水火不容之勢。而河東人裴蘊更是與虞世基等江南人親厚,讓關隴大臣越

    發感覺孤立無援。人離鄉賤,普通百姓背井離鄉總會感覺孤立無援,廟堂諸公其實也相差無幾。他們自長安而至江都,心中本就覺得委屈。又見天子重用者皆為藩邸舊人,在朝堂之上何嘗

    不是感覺孤立無援,心中難免生出怨懟。尋常百姓此等遭遇也不過是恨天怨地罵娘而已,這些名門望族閥閱子弟卻有著足以傾覆天地的力量。關中驍果橫行不法行事跋扈,乃至刻意惹是生非,此番更是不惜與長安來的使者結怨,這背后少不了關隴大臣支持。按說李淵如今席卷關中,關隴眾臣家眷田產盡在李淵掌握之中,理應對其示好。可是這些人故意反其道而行,既是向天子表現忠心,更是一種威脅。自己這些人為了大隋天下,不惜拋棄祖業宗族,圣人又何以相酬?倘若依

    舊重用那些江南士人,這些大臣乃至驍果又會做出何等喪心病狂之事?想到宇文承基與自己說話時的神色,獨孤開遠心中莫名發緊,總覺得其眼神中那份殺機并不一定只對著自己……如今的江都如同架在火堆之上,偏偏天子一無所知依然故我

    ,這可如何是好?自己是不是該冒死進諫,讓圣人有所察覺?可是……獨孤開遠剛想到這里,忽然心中生出一絲警覺。這份警覺并沒什么來由,純粹是武人本能的反應。多年習武加上過人的警惕,讓獨孤開遠六識格外靈敏。他能為楊廣信任

    隨扈左右,也和這份機敏密不可分。

    雖說眼前依舊是晦暗不明,也看不到什么異常,可是獨孤開遠還是后退半步身形下蹲,右手緊握直刀刀柄,瞪著前方甬道喝問道:“前方何人?出來說話!”“神武徐樂!”一聲大喝自黑暗中傳來,證明獨孤開遠并非疑心生暗鬼。隨著答話聲,一道黑影在甬道中躥出,如同猛獸下山一般,朝著獨孤開遠疾撲而至。以獨孤開遠的

    目力以及反應,也只勉強能看清是一條人影,卻看不出對方的五官相貌乃至身體特征。到底是千牛備身,獨孤開遠名號雖不及承基、來整、沈光等人來得響亮,卻也絕非庸手。甬道并不寬綽,沒有多少左右趨避的余地。眼看對手撲來,獨孤開遠直刀出鞘,

    刀鋒在面前畫了個圓弧,乃是一記攻防兼備的招數。身為天子護衛,心思與普通軍將并不相同。獨孤開遠從聽到徐樂的名字那一刻,就沒準備靠一己之力將其斬殺。雖說武人都有爭勝之心,但是更要有自知之明,尤其身負

    護衛皇帝重責,就更不能由著自己性子行事。獨孤開遠并非好勝之人,更沒想過通過斬殺徐樂在軍中揚名立萬。相反,他與人交手時也從未想過靠一己之力取勝,就如同護駕一樣,只要能拖住對手合眾人之力將其拿

    下才是本分,自己是否能獨享功勞并不重要。牢房雖然算不上重地,可是同樣有兵馬看守。獨孤開遠記得清清楚楚,自己一路走來所見看守不下二十人。只要能拖住徐樂一時三刻,這些援兵趕到,又或是宇文承基聞

    聲趕來,任徐樂多好的本領也難以逃脫。若以刀法論,在驍果軍中獨孤開遠的刀法算不得出挑,可若是他一心死守,不求有功但求無過,便是軍中第一等刀客也休想速勝利。幾次軍漢比武,獨孤開遠都是以善守

    聞名,乃至有人稱他為“鐵門閂”。 他算定徐樂此來不可能身穿披掛,出手更為果決。一刀出手刀鋒三變,竟然在一刀之間便威脅了徐樂上中下三盤。若是其退后變招,自己這三變之后又能衍生出九個變化

    ,雖說不能傷人,卻能拖延對手行動,百試百靈從無虛發。可是他這一刀三變剛剛揮出,還不容得使出九化,就覺得右手手腕被一股巨力擊中,仿佛挨了一記鐵棒,又像是挨了記重錘。恍惚間他似乎聽到了骨頭折斷之聲,只覺得

    手腕痛楚難當,再也握不住刀柄,手中直刀脫手而出,直貫入甬道的土墻之內,只聽“嗤”的一聲響也不知貫入墻中幾許。徐樂自黑暗中沖出,手中并未拿兵刃。身為上將固然是靠著戰馬長兵征戰沙場,但是赤手格斗也是必備的本領,否則遲早會因為手無寸鐵而任人宰割。獨孤開遠刀法雖然

    高明,可是徐樂乃是徐敢一手教養出來的超等斗將,又豈會把獨孤開遠的刀法放在眼內。不搞陰謀詭計,沒有那么多鬼蜮伎倆,奉行心中“直道”。這既是徐樂的為人,亦是他武藝的特點,而這等直道而行一往無前的武技,恰好是獨孤開遠這等刀法的克星。再

    加上徐樂那雙夜眼,一腿踢出便將獨孤開遠手中直刀踢飛。不容其反應叫喊,徐樂合身前撞,以人為兵以肩做槌撞向獨孤開遠!一聲悶響伴隨著半聲悶哼,獨孤開遠的呼喝聲只發出一半,就被生生撞了回去。在徐樂大力撞擊之下,身形倒飛而出正撞在甬道墻壁上,發出第二聲悶響,緊接著人如同

    一灘泥一般軟綿綿地癱倒于地。鮮血順著獨孤開遠口、鼻乃至耳內流出,五臟六腑都幾乎挪位。就連獨孤開遠自己都說不上來自己斷了幾根骨頭,只是覺得一身氣力正飛速流逝,就連想抬手都做不到。

    眼前變得越來越模糊,在他失去意識之前,只見徐樂步履從容地從自己身邊走過,抬手從墻壁處拔出自己那把直刀,隨后提著直刀向宇文承基所在的房間走去。神武徐樂……果然名不虛傳!獨孤開遠此刻無力言語,有什么話也說不出來,可是在心里還是為徐樂喝了一聲彩。若以身份立場論,自己理當盼望宇文承基獲勝拿下這亂臣

    賊子。可是以當下江都城內情形,乃至整個大隋天下論,徐樂若敗只怕大局頃刻崩壞。

    這一戰徐樂必須贏!他也有這個本事贏!可是承基……千萬不能死!

    獨孤開遠在意識消散之前,心中只剩了這一個念頭。徐樂卻顧不上理會獨孤,他手中持獨孤開遠的直刀,自己的寶刀則挎在腰間未曾拔出,一路大步急行,不多時便來到甬道盡頭,望見那扇木門。徐樂腳步不停,人朝著木

    門沖去,來到木門附近時才大喝一聲:“神武徐樂來也!”房間內宇文承基臉上露出一絲笑容,手中馬槊微微抖動,似乎也在為即將迎來個有資格挑戰自己的對頭而興奮不已。承基并沒有出手暗算之意,反倒是后退半步,給徐樂

    留出足夠的空間,隨后從面前案幾處拿起兜鍪,自己戴在頭上。

    伴隨著一聲咔噠之聲,宇文承基的面容消失不見,取而代之的乃是如同鬼魅一般的朱漆面相。就在這時房門洞開,一身夜行衣靠的徐樂手持直刀破門而入與宇文承基對面而立。徐樂的眼神先是看向了宇文承基身后的韓家兄弟,隨后又死死盯住承基。承基掌中馬槊

    前七后三懷抱二尺,槊鋒遙指徐樂,挑戰意圖十足。直刀對馬槊,一身布衣對陣介胄之士,這一場比斗從一開始就注定不公,卻又容不得推脫拒絕。唯有一往無前,以死相搏!手機用戶請瀏覽{ http://m.ckxsw.com}  閱讀 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,書架與電腦版同步。

山西快乐十分前三组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