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書友訪問創客小說網

創客小說網

正文 第六百四十七章 屠龍(十六)

作品:盛唐風華  |  分類:歷史軍事  |  作者:天使奧斯卡

    一秒記住【創客小說網  www.kzzein.tw】,無彈窗,更新快,免費閱讀!槊鋒抖動,如同毒蛇吐信。上好精鐵制成的槊鋒在燭光下泛射出耀眼光芒,隨著宇文承基的手臂抖動大槊嗡嗡有聲,槊鋒如猛獸毒牙,向徐樂發起致命撕咬。徐樂身形閃展騰挪如同游魚,在斗室間左右移動,自獨孤開遠手中奪來的直刀交于左手,右手從腰間將自家寶刀抽出,雙刀在手如同光輪,遮、擋、磕、架,把身體裹了

    個嚴實。若是獨孤開遠在此目睹,只怕要慚愧得無地自容。他引以為豪的護身刀法,在真正方家眼里,卻不過是小兒把戲。戰陣之上,以兵器遮護身形撥打雕翎,乃是上將必有手

    段。能夠招架格擋漫天箭雨的刀法,又豈是獨孤開遠這種單打獨斗的護身刀法能比?徐樂性情直率心性驕傲,從來喜歡搶攻而非防守。可是今日情況特殊,容不得他隨性而為。這是一場從開始就充滿不公平的比斗,宇文承基滿身披掛徐樂卻只著夜行衣靠。在這個時代,介胄之士代表了一個武士完整形態的武力巔峰,布衣短兵的俠少武藝再如何了得,遇到這等鎧甲在身的武士都要退避三舍。而在頂級斗將的較量中,差了

    一分一毫便是生死之別,何況是如此懸殊的差異。徐樂惟一的憑仗便是地利。斗室狹窄并不利于長兵施展,而一身甲胄的武士在騰挪縱躍方面,也注定不如布衣之士利落。依靠身法閃避對方攻擊,找機會近身相搏,才有

    一線機會取勝。然則隨著宇文承基馬槊揮舞,徐樂發現自己的謀算有誤,地利非但不在自己一邊反倒是被敵手牢牢占據。承基不但力猛槊沉,心思也格外敏捷。自己自出世以來所遭遇的

    頂級斗將中,單以謀略而論,只怕還沒一個人能趕上面前的對手。從一開始承基便給自己挖好了陷阱,他想必不知在這斗室之中練武多日,對房間內布局乃至規模都了然于胸。其所占位置也是用心挑選,只要伸直手臂舞動馬槊,便可以

    將面前大半個房間籠罩其中。不管自己如何躲避、跳躍,都無法逃出馬槊的攻擊范圍。從動手開始,自己輕裝便利的優勢便被抵消,如果不改變方略注定死路一條。一槊當胸刺來,徐樂身形微微一斜避開鋒芒,雙刀十字搭花附于槊桿之上,一記順水推舟去斫宇文承基的手指。承基也不變招只是手腕用力,槊桿一陣顫抖,雙刀便被彈

    開,隨即大槊橫掃向著徐樂腰間猛抽而去,徐樂縮頸哈腰避開大槊,試圖欺身搶攻,可是承基的變招也極為迅捷,已然用槊鉆封住了徐樂進攻的路線。想必韓大就是被這廝擒住的!徐樂心中已然對承基的武藝有了初步判斷,除了力大槊沉出手敏捷這些斗將都具備的本領之外,他的槊法別具一格,便是自己都未曾見過。明明是力大無窮的虎賁之士,使得又是馬槊這種戰陣兵器,大開大闔十蕩十決陷陣破敵,乃是看家的手段。這等武藝施展開來,千軍萬馬都阻攔不住,斗室之中各種陳設

    自然難以幸免。然則宇文承基雖然出手勢如霹靂雷霆,乃至大槊舞動時斗室內隱有風雷之聲,可是那些燭臺乃至蠟燭都完好無損,最多是幾支蠟燭被大槊舞動時帶動的金風吹滅,卻并沒

    有燭臺或是蠟燭損毀。這等手段就算是徐樂自己,也萬難做到。倒不是從此就能認定承基的本領在自己之上,最多算是術業專攻,各家有自己拿手的本領無法放在一起比較。可是從這一手徐樂就能斷定,承基絕對是自己出世以來所遇

    敵手中最為難纏的一個。沙場斗將能練就這種小巧本事已是不易,肯花心思去練這等功夫,就更不是常人所為。畢竟這種馬槊繡花的武藝真放到沙場上,并沒有多少用處,以大毅力練就這么一份

    本領,又把這份本領的運用發揮到極限,這種心性的上將,絕對是一號勁敵。馬上承基,步下六郎,如今看來這話也不十分準。宇文承基只不過是更習慣馬戰而已,如果真的步下死斗,心性單純的來整,怎么看也不是承基的對手。如今江都城內,

    不管馬上步下,若是比身法、角抵、投矛等本領或許難說誰一定奪魁,可若是真的比并戰陣武藝生死相斗,魁首一定是宇文承基!他之所以選擇這間斗室與自己交戰,便是要將天時、地利、人和悉數算計在內,確保自己立于不敗之地。這等心思縝密之人,自然將斗將能夠想到的敗中取勝手段悉數考

    慮進去,想要以此等招數取勝和送死幾無差別。以徐樂的心性以及目下局面,最為妥當的辦法就是放開手腳以力取勝,靠著真實本領一刀一槍把承基打翻在地。可是人力有窮,不管徐樂再如何膽大心雄,也必須承認,

    披掛整齊橫槊以待的宇文承基,絕不是自己靠著兩把直刀便能戰勝的對手。以膂力論,徐樂并不見得不敵承基,可也不至于強出多少。從兵器上,他卻吃了大虧。宇文承基手中馬槊乃是將門子弟可以當作傳家寶傳承的寶槊,不但質地堅韌刀槍難損,而且分量格外沉重,正適合承基這種力大無窮的戰將使用。自己手中直刀分量太輕,與馬槊這種兵器正面硬拼注定吃虧。可是承基槊法施展開來,幾無破綻可尋,自

    己想要近身相格卻怎么也搶不進去。斗力不能勝,又無法一巧破千斤,眼下自己似乎當真陷入了一個無解死局。承基手中大槊越舞越快,徐樂可供騰挪的空間越來越少,雙刀與大槊碰撞的次數也越來越多。接連幾擊之下,饒是徐樂神力無敵,卻也要擔心寶刀脫手。就在此刻,他的

    眼神轉動,忽然將目光落在兩旁那些臥獸燭臺之上……或許這就是機會!

    他心念轉得快動作更為迅速,想到此處并不耽擱,先是飛身避開承基馬槊橫掃,隨后趁著身形下落當口,雙刀互搭,以刀身對著燭光一晃!這兩柄直刀一柄來自執比賀,乃是執必賢不惜千金為愛子所購的寶刃。另一口來自獨孤開遠,亦是大隋將作監中能工巧匠窮盡心力打造的上好兵器,論及鋒銳并不遜色于

    執必賢所持神兵。兩柄寶刀皆是百煉鋼打造,刀刃鋒利刀身光滑明亮宛如秋水。這時為燭光一照,泛起兩道耀眼光華。兩人的兵器在燭光下都會反射光芒,不過并非刻意為之,并不會影響打斗。徐樂這一下卻是計算了方位角度,刻意以燭光亂敵人眼神。饒是承基見機得快,被這光芒一照

    也不由兩眼發花,下意識閉目后退,同時一聲怒吼,手中大槊舞動速度又加快了幾分!

    幾聲悶響響起,已經有幾座燭臺翻倒,上面的蠟燭紛紛落地,甩得到處都是。狂怒出手的宇文承基,這時也沒法保持之前的力度與節奏,破壞燭臺打滅蠟燭在所難免。行家一伸手,便知有沒有。徐樂固然能夠斷定自己無法靠短兵戰勝承基,承基也知徐樂本領絕不在自己之下。一旦被其成功近身,自己好不容易獲得的優勢便有可能悉數

    丟失。因此這時以攻代守,槊法越來越猛烈,勢如排山倒海又似萬馬奔騰,這時不管是誰想要趁虛而入都難免粉身碎骨!

    不過徐樂從一開始想得就不是進而是退,他以雙刀晃動逼退承基之后,并未趁機進攻,而是飛身疾退,面對承基背對房門,直撞出房門之外。身為戰將,首先便要懂得選擇戰場,一味猛沖猛打并非勇猛表現,最多只能算作魯莽。騎兵不利于水澤樹林,步兵則不能在平原上和騎兵對沖,選擇最適合自己的地勢交戰,亦是為將者應有的本事之一。既然房間是承基選擇的戰場,對他也最為有利,自己便換個地方就是了。徐樂相信,承基不會放任自己退出不追,這便是斗將之間的默

    契,也是武人的驕傲所在。果然,就在徐樂退入甬道不久,一陣甲葉鏗鏘之聲伴隨著軍靴囊囊聲在甬道內響起。宇文承基手提大槊追逐而出,他和徐樂一樣都是夜眼,哪怕徐樂穿著夜行衣在甬道里

    也藏不住身形。追出三十幾步之后,他便發現了在前方持刀以待的徐樂,隨后也站住身形。馬槊依舊保持前七后三懷抱二尺的架式,腳下馬步穩牢如同落地生根。從開始交手一語不發的

    承基,第一次發出了聲音:“堂堂神武樂郎君,就只會這些雞鳴狗盜的手段,再不然就是逃走么?”話音剛落,徐樂的身形已經向他撲來,口內依舊一語不發,只是將雙刀朝著承基身上拼力斫去!斗將的體面終歸不是靠詞鋒而是靠刀鋒去賺,大家誰笑到最后誰才有資格

    說話!

    對于徐樂的攻擊承基不慌不忙,手中大槊抖動,槊鋒迎著徐樂的身形疾刺而去。叮當作響火星亂冒,兩大頂尖斗將的交鋒再度展開,一如龍,一似蛟!手機用戶請瀏覽{ http://m.ckxsw.com}  閱讀 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,書架與電腦版同步。

山西快乐十分前三组走势图